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微信

禽兽,父亲将13岁女儿献给河路团契教主!

发布日期:2017年11月14日   文章来源:凯风清韵   作者:马翼
[打印本页] 【字体大小:

 

  许多邪教都是打着“拯救”“救世”的名义,榨取信徒的钱财。然而邪教更可怕的地方在于,它会给人洗脑,让人心甘情愿干出违背人伦违背法律的事情,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亲骨肉推向深渊。

  比如“河路团契”(The River Road fellowship )的信徒卡门·托纳(Carmen Tornambe),在自己的女儿年仅13岁时,就把她儿送给了教派头目维克多·阿登·巴纳德(Victor ArdenBarnard),致其遭受性暴长达十年之久。

  是什么样的魔力,让一个父亲明知自己的女儿会受到摧残,还将其拱手献出?

 

  13岁的“新娘”

  卡门·托纳的女儿林赛,是在13岁时被父亲送到巴纳德的营地。巴纳德为她举行了一个特别的结婚仪式,用面纱蒙住她的脸,戴上戒指,舌头上蘸盐。“我的父母当场见证了盐仪式,而他们并没有任何制止的言行。”

  在林赛被交到巴纳德手里时,巴纳德告诉林赛的父母,他“也许会也许不会”和他们的女儿发生性关系。

 

  ▲河路团契教主巴纳德和受害人林赛的合影

  但是在营地生活没几天,林赛就开始遭到巴纳德的侵犯。

  而在此前之前,林赛还是个天真纯洁的小姑娘,根本就不知道性是一个什么概念,这点还引起巴纳德的暴怒。

  和巴纳德在一起的生活给林赛带来了无尽的痛苦,但更多的可能还是对家人把自己拱手献人的怨怒吧。

  2014年,当27岁的林赛终于站出来在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《Dr Phil》中控诉这一切时,连声责备父亲,为何当年把13岁的她送给邪教头目?

  面对女儿的控诉,卡门说:“我感觉当时好像被巴纳德从精神上操纵了,我想到的只是女儿是在侍奉教会,之后的事我一无所知。”但是他补充道:“我每天都在忏悔。我没有看到我的行为对女儿造成了多少伤害。即使我没有同意巴纳德可以和我女儿发生关系,但是我也应该负上所有的责任,因为我没有出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”

 

  ▲2014年,27岁的林赛·托纳比在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《Dr Phil》中当场质问父亲

  卡门是在40多岁时成为河路团契成员的。他当时是一名专业的小号演奏家,住在宾夕法尼亚的诺里斯敦。最初接触到河路团契,是他前往明尼苏达为巴纳德和他的教徒做一些音响师的工作。

  据他自称:“当我离开那里时,控制才真正的开始。我觉得自己被魔咒迷住了。”

  很快,卡门就举家搬迁到明尼苏达,成了河路团契的信徒。

  卡门声称,过去的十年、十一年间,他自己也曾数次想过离开组织,但“没有人支持”。

  可事实上,林赛的父母被洗脑得很成功。她在营地时,父母极少来探望她,虽然他们的家仅仅离营地只有5英里左右。15岁的时候林赛曾不堪虐待跑出营地,却遭到父母的责骂,父母表示对她很失望。

 

  ▲林赛父亲卡门坚称不知道邪教头目巴纳德会性侵女儿

  基督“代言人”

  “河路团契”由维克多·阿登·巴纳德创立,巴纳德自称“耶稣转世”,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北部松县芬利森建立了一个营地,营地内生活有信众及他们的子女共140余人。

  通常,巴纳德都是这么给人洗脑的:耶稣基督不只是一种空灵的精神,他还有一些有形的东西,也就是说他在人间是以肉体的形式存在的,这个肉身就是巴纳德。

 

  ▲维克多·阿登·巴纳德

  这解决了许多人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神明的困惑,满足了他们对“有形”的神明的渴望。信仰巴纳德的人便拥有了自己的基督。

  巴纳德把“耶稣在人间代言人”的角色扮演得很成功,在营地内他身穿长袍扮成耶稣的模样,他说的话就是耶稣的话。

  这是巴纳德权力的来源,这听起来很荒谬和不可思议,但是竟然真的聚拢了一众信徒。巴纳德一定是很会洞察人心的,按照卡门的话说:“他(巴纳德)会用他的话来捕捉你的想法,在你觉察到之前,你在按他的方式思维。”他说:“我原以为我可以离开,但我的家人想留下来的,他们对维克托有感情。”。

  对于女性,巴纳德还会特别给她们洗脑。他称耶稣有抹大拉的马利亚(耶稣从其身上驱逐出7个恶鬼的女人)及其他女人,所罗门国王也有大量的女人,而他就是按照耶稣的这种方式照顾女性信徒的。

  巴纳德强调,信徒与他这个“基督代言人”发生性关系,这是一件充满灵的事情。他称这是“神的旨意”。

 

  ▲巴纳德和他精心挑选的“少女组”

  用这种虚无缥缈的谎言,巴纳德给自己建了一个“少女组”来满足自己的淫欲。

  林赛不是唯一的受害者,在林赛举行结婚仪式的同时,包括林赛在内,有十个女孩都以这样的方式和巴纳德“在灵魂上结为夫妻”,而后就被迫和巴纳德生活在了一起。

  这十名都是年仅12-14岁的少女,都是受害家庭的长女。巴纳德精心挑选出来之后,由她们的父母亲自献上。她们和巴纳德住在一起,照顾他的起居,并要求随时随地发生性关系。

  恐吓和惩罚是巴纳德保持权威、控制教徒的另一个重要方式。谁要是惹怒了他,会受到严厉的惩罚。

  巴纳德每次强暴林赛后,都叮嘱她不要告诉任何人。巴纳德还恐吓她会遭到神的诅咒,林赛只好不情愿地回到营地。林赛表示当时她真的很害怕,不知神的诅咒是什么后果。最后只能待在营地。

  另一名受害者杰西·施威丝,从心底,她“知道这些都是错的”。每次被巴纳德强暴后她都在日历上打上一个“×”。但她无力反抗,她曾被巴纳德在生气的时候殴打,有时还会留下瘀伤。他还会对她大喊大叫,让她感到自己的卑微,并且感到十分害怕。

  林赛后来做了保姆。当她听到亲戚们在眉飞色舞谈及2012年的新年派对时,意识到巴纳德毁了她的一生,于是她报了警。施威丝则在2009年逃离了组织,在哥哥的帮助下,她也选择了报警。

 

  ▲教主巴纳德的营地

  由于她们的指控,巴纳德受到了警方通缉。然而邪教的影响和控制力并没有因此而终结。

  施威丝与把自己送进营地的父母彻底断绝关系:“我不再当他们是我的父母看。他们不是我想要或者我需要的父母。伴随我一起长大的父母和其他人都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。”

  林赛家则被怀疑与逃跑的巴纳德仍有联系。林赛有理由这样怀疑,在她刚搬回父母家中时,告诉父母被巴纳德性暴力的事情,母亲根本就不听。家中当时还到处摆放着巴纳德的照片。

  林赛的父亲坚称他在精神上被操控了,脱离不了教会。这是最让林赛耿耿于怀的一点:父亲丝毫没有保护女儿,而是在邪教面前选择做了“懦夫”。

 

  ▲巴纳德被捕时

(责任编辑:)

0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