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史

【原创】一 件 小 事 ——怀念奎山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

王奎山

说起来真是伤感,和奎山兄认识得很晚,阴差阳错直到1996年我的小小说《身后的人》获得了《小小说选刊》第六届优秀作品奖,我和奎山才在颁奖活动中相识。

奎山为人低调内敛而克制,不喜空谈,回想起来,我们在一起总是抽烟的时候多些,并不谈论什么,但是我们分手之后,倒是交流得更好一些,不定时的打个电话,通个信,通信却是固定和长期坚持下来的,文人之间的联络都是很纯粹的,谈谈文学,各自的手头活计,一些体会和感悟,觉得很好,心里温暖熨帖,有股子劲道。男人之间的交往大凡如此。直到通讯越来越发达,网络极其便捷,大家都不再写信为止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联络方式的多样和便捷,通信虽不再,但我和奎山兄的感情越来越好,可交流的范围也越来越大。我在心里很敬佩他,我觉得奎山兄定力足,锁定目标不放松,是个大家风范。而我对身边的社会生活过于敏感,会受到一些暗示和影响,去关注一些别的事物,一度写小小说写得很少。但奎山兄并不多言,只是在我不多的作品发表出来的时候,他一定比我还重视,看到了马上就给我打来电话,要谈一谈,给我很多鼓励。当我重新全情回归文学创作的时候,听得到他在电话里是声音显得轻快而明亮。我自有一种不易言说的感动。

奎山兄潜心文学,交游不广,这自然是专注文学的正道,但是兄弟情谊所致,我每每觉得他应该出来走走,走得远一点,放松一下身体和心情,可能更有益于他的创作,所以,几乎每年都邀约他来东北看看,来哈尔滨玩玩。我告诉他来我接待,一定让他吃好,住好,玩好。他总是笑着推辞,说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。总像是有无尽的重要事让他不能随意拔脚。

有一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奎山兄的小说《姐姐》。写了一位河南姐姐,远嫁到黑龙江边疆地区。故事写得十分动人,姐姐为了娘家人能活得好,等于牺牲了自己的青春,远走他乡。而且在之后的日子里,又不断的往娘家寄钱寄物,姐弟情谊也深沉动人。小说结尾写到弟弟去看姐姐,才发现姐夫已经卧床,而姐姐完全担负起养家重任,每天都在风雨中奔波劳作。我一时被小说感动而忘了文学和现实的关系,不假思索,抄起电话就给奎山打过去,埋怨他为什么有姐姐在黑龙江而不说给我?我可以去帮助姐姐。为什么奎山兄你到黑龙江来却不来找我?奎山兄也不急不躁,听我爆发完了,淡淡地说,炳发,小说嘛,虚构的。这事儿现在写出来有点像笑话,但在我心中自有一番余味。深想一下,心中颇有感慨,到要细说一下时,又似乎不知从何说起了。想想这些年接待朋友无数,却再也不会有奎山兄身影了,真是悲从中来,痛定思痛哉!

君子之交淡如水,深似海,感觉我和奎山兄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,有一种静水深流的样貌,即使奎山兄已经离开五年了,那些最珍贵的记忆非但没有消失,反而愈久弥坚了。曾经说过的话,唠过的问题,都历历在目。我知道实际上我和奎山兄最投缘的所在就是对文学的热爱上,路途漫长,一直有奎山兄的身影做引导,这路途虽然艰苦,却是不孤单的。

奎山不朽!



(袁炳发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,中国小小说名家沙龙副主席,东北小小说沙龙主席,教育部所聘“十一五”重点课题组作家专家。)


文章来源:大美黑龙江   作者:袁炳发
分享到: 0
相关新闻
联系我们

信箱Mail :dmhlj@sohu.com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:dmhlj@sohu.com

关于我们

黑ICP备15006614号-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: 黑B2-20160070

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:2332015001

关注我们
  • 最美龙江微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