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区 > 今日推荐 > 2019

向李洪志索命冤鬼

发布日期:2019年03月28日   文章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   作者:雅思
[打印本页]【字体大小:

  清明时节,少不了坟前祭扫。据民间说法,祭奠之物可供鬼魂在阴间享用;然而,冤死鬼则不同,所谓“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”,说的正是这个。想那“轮界”冤鬼,数量颇大,若以类言,有多少冤鬼要向李洪志索命? 

  病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“法轮功”中“病死鬼”最多,据不完全统计,迄今为止,至少有2000名“法轮功”人员因拒医拒药而过早病亡。李洪志说病因“业力”而生,医生看病只不过将病根转移到另外空间,积攒多了要毁掉性命。唯有修炼法轮功,才能消业祛病。这个大法师父呵斥弟子“信你吃什么药?”于是,那些痴迷弟子真的相信,纷纷送掉了小命。别说是普通弟子,即使是精进的骨干分子也照样因病早亡。据不完全统计,境外法轮功骨干死于疾病的已经超过30人。其中如李大勇、韩振国、封莉莉、李国栋、兰多(美国西人弟子)、朱根妹、刘静航、剧玫、林逸明、李继光……皆因病早逝,祸根就是李洪志。日本的法轮功骨干佐藤贡、肖辛力夫妇双双病亡,分别只活了49岁和43岁,成了讽刺李洪志歪理邪说的“短命鸳鸯”。这2000多名枉死的冤魂肯定会向李洪志索命的。 

 

 佐藤贡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肖辛力 

 

  因病早亡的部分法轮功骨干 

  累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2016年9月24日,俄罗斯洋弟子叶甫盖尼和30多位法轮功痴迷者一起,举着标语准备到中国大使馆进行鼓动宣传和抗议活动,可是还未到达,叶甫盖尼就晕倒并失去意识,由于耽误了抢救时机而猝死。在救护车赶到之前,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:“脱下他的黄夹克,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。”据知情者披露,叶甫盖尼远途奔波,刚下火车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被当地法轮功组织赶着去“讲真相”,可以说,这个洋弟子是劳累致死。他不该向李洪志索命么? 

 

  凯风网截图 

  吊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宁做病死魂,不做吊死鬼,可大法徒成为吊死鬼的“不乏其轮”。如湖北省仙桃市郭河镇铁泥村的李道方,为及早“升天”,2002年3月7日在自家房中上吊身亡,可惜没能圆满。余如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的武伯民,家住广州市荔弯区宝华路的朱德荣,重庆市九龙坡区巴福镇的王天文,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春雷二巷的杨小妮等,都是为快速圆满而做了吊死鬼。他们应该向李洪志索命,因为李洪志胡诌“肉身肮脏”,天国不接受,痴迷弟子就想到了“弃身圆满”。 

 

网络图片 

  毒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河北省易县独乐乡寨子村44岁的李炳月,为寻求“圆满”喝下剧毒农药而亡。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安州镇西向阳村的于秀芹,为快速成佛喝下半瓶乐果农药自杀身亡。湖北省武穴市梅川镇王胜村44岁的王艳珍,相信李洪志的地球毁灭说,为求“圆满”服用大量安眠药而自杀身亡。湖北省应城市25岁的徐思文,为验证法轮功能“保佑”修炼者的“法力”,服下6包染发粉中毒身亡。桌子上的日记本末页写有“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时副元神修炼圆满”的字样。他们若九泉觉悟,定会向李洪志索命的。 

 

  网络图片 

  饿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湖北省安陆市李店镇粮油公司的王宏业,1997年开始习练法轮功,迷上法轮功后,他不上班,不顾家,一心追求“圆满”。2007年12月,他在李洪志关于“最后”,“圆满”等“经文”的蛊惑下,一连六天不吃不喝用绝食的办法结束了生命。民间有“宁做撑死小鬼,不做饿死判官”的说法。王宏业为大法而饿死,要索命只能找李洪志。 

 

网络图片 

  溺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浙江省武义县阳坑塘村25岁的雷云进,习练法轮功后五迷三道的,常幻想自己要得道成仙了。盛夏的一天,雷云进口中念念有词,手里比划着练功的姿势,神色肃穆的一步一步向水库深处走去。十几分钟后溺水身亡。此外,重庆市永川区双石镇松林岗村9组31岁的龙刚,重庆市南川双河场49岁的张道远,都溺水而亡。这些“水路圆满”的痴迷者,一旦醒悟,定然会找李洪志索命。 

 

网络图片 

  烧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李洪志鼓吹“肉体肮脏”,怂恿弟子弃身圆满,不少痴迷者选择了自焚捷径。2001年的“1·23自焚案”让刘春玲、刘思影母女送了命,此外北京市怀柔区的刘铮,山西省屯留县的李进忠、常浩驰,湖南常德的谭一辉,河南省息县项店镇曹集村的曹丽,河南省济源钢铁公司职工王保涛,湖北省红安县的刘杏桃,江苏省如皋市白梓镇的朱正峰,都企图“浴火成佛”,结果都丢了性命,他们应该向李洪志索命。 

 

  摔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法轮功痴迷者摔死鬼甚众。跳楼摔死的,有湖北省云梦县的熊爱珍,湖北省仙桃市的沈德明,浙江省兰溪市的周幼南,北京市丰台区韩庄子三里的李桂明,家住重庆市奉节县国税局宿舍的沈学娅,居住在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李军峡,原在武钢情报处工作的郭晓锋,北京朝阳区的刘春华等人。跳井死亡的,有河北省武邑县审坡镇36岁的李清梅。跳崖死亡的,有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搬运西村134号的刘红英。这些“痴轮”本以为纵身一跳,就能“飞升”圆满,结果师父没接住他们,害得他们白白丢了小命。师父没给他们显示“法轮托住”神迹,也没有派法身予以保护,他们当然会向李洪志索命。 

 

  网络图片 

  闷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四川省三台县的蓝绍维与妻子魏志华都是法轮功痴迷者,蓝为帮助妻子找回“元神”,伙同几位功友为魏志华念法轮功“经书”驱魔,将魏志华手脚捆绑,用手和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,整整念了两天两夜,导致魏志华因窒息而死亡。陈晓茗的姐夫李远根痴迷法轮功,几乎不要家庭,与妻子分居。作为小姨子,陈晓茗为了姐姐的幸福,多次阻止和举报李远根的违法行为,李远根认为陈晓茗是“破坏大法”的“魔”,根据李洪志“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”的邪说,2012年1月8日深夜2时,趁家人熟睡后,李窜入陈晓茗住房,掐住熟睡中的小姨子的脖子,致使陈晓茗窒息而死。这些闷死鬼知道背后真凶后,定会向李洪志索命的、 

 

媒体报道截图 

  撞死鬼要向李洪志索命 

  李洪志在《转法轮》中吹嘘修炼法轮功绝不会出任何危险,特别是不可能出现车祸。然而,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、韩国“法轮大法学会”骨干全判烈、泰国法轮功骨干张孟业、西人弟子“大法捍卫者”曼斯等人都死于车祸。1998年7月4日,海南省8个大法弟子乘车去“弘法”,与一辆大客车迎头相撞,结果,包括海南辅导总站副站长陈勇在内的7名大法骨干一命呜乎。这些撞死鬼若悟出“师父法身”纯属子虚,又怎能不向李洪志索命呢? 

  看来,李洪志被冤鬼索命,是躲避不了的。总有一天,“师父不在了”,好让上述冤死鬼“幸灾乐祸”一次,您说呢? 

(责任编辑:徐虎)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-1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